业界动态

莆田系医院网络生存现状迷雾重重

时间:2016-5-11 17:40:05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22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    莆田系的医疗机构与百度激烈对抗,但“真决裂”与“假决裂”的可能性并存。有的医疗机构欲通过此轮对峙压价,缩减竞价排名推广成本;也有机构欲借此摆脱百度钳制,转换投放渠道,继而向其他媒体渠道进行尝试。...

    莆田系的医疗机构与百度激烈对抗,但“真决裂”与“假决裂”的可能性并存。有的医疗机构欲通过此轮对峙压价,缩减竞价排名推广成本;也有机构欲借此摆脱百度钳制,转换投放渠道,继而向其他媒体渠道进行尝试。

  莆田系与百度之间的激烈对抗,是为了压价还是彻底决裂,业内众说纷纭。

  近日,一则在网络上流传的信息称,莆田(中国)健康产业总会于3月25日向所有莆田系的医疗机构发放通知,要求协会中的所有机构,自4月1日起停止所有在互联网上进行的有偿网络推广活动。并声称“莆田医疗人三十年的辛勤耕耘,如今因为网络竞价规则,导致产业面临严重问题,很多医疗机构几乎为互联网公司打工”,因此决定号召所有会员停止有偿网络推广。
这份“通知”还要求,对于不停止有偿推广的单位,不管是不是会员单位、是不是莆田系医院,总会都将发动所有力量进行打击,并在内部进行通报;一旦搜索引擎公司报复性地关闭带头企业账户,总会将会发动所有会员力量,统一关闭账户,停止合作。

  3月26日中午,针对“莆田系医院拟联合抵制百度”的消息,百度新闻官方微博发表回应称:在百度累计拒绝的1.3万多家违规医疗机构中,莆田系占了其中六成以上。百度还表示,莆田系业者的串连抵制,不会动摇该公司“高门槛、严审核”的决心,并称“会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”。

  针对这波莆田系与百度之间的对抗,一位莆田系医院的院长告诉财新记者,莆田系内部已经出现了分裂:其中有的业者想“洗白”,并欲借此次的“决裂” 压低投放价格;有的则想更换投放渠道,借此摆脱百度竞价推广机制的钳制。

  同时,这位院长还认为,百度不可能完全杜绝违规医疗广告,因为“莆田系养着百度,百度不可能革自己的命。”

  上世纪80年代,来自福建莆田的旅馆“游医”、皮肤病及性病疗法推销者,甚至许多本不具医疗专业的人员,凭借着张贴电线杆广告、赤脚医生推荐,以各类偏方起家,开始在全国各地闯荡。上世纪90年代,医疗体系部分向民间开放后,莆田人便通过家族力量承包各类公立医院的专科,并以此为模式在全国推广,形成所谓的“莆田系”。

  2002年,民营医院牌照下发,莆田人开始创办自己的医院,一时间,整容整形、不孕不育、男科妇科等“特色医院”遍地开花、数量可观,但医疗质量则参差不齐,医患争议多发。近年来,莆田系的医疗产业则从专科医院向综合医院发展,家族抱团的趋势更为明显。

  2014年2月18日至20日,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赴福建考察医改工作,并赴两家民营医院考察,还参加了在莆田召开的民营医疗改革与发展座谈会。而出席该场座谈会、并作汇报发言的与会者中,就包括詹国团、林玉明、陈建煌等所谓莆田系“四大家族”的代表人物,其中詹国团更被一些人视为莆田系医疗业者的“帮主”。

  一时之间业内讨论纷纷,认为在政府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的大环境下,莆田系的“洗白”即将开始,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更比喻称:“野百合也有春天”。

  2014年6月28日,拥有全国8600多家民营医院会员、总投资额达3400亿元、会员年营业额合计达2600亿元的莆田(中国)健康产业总会成立大会在莆田举行。

  与此同时,总会的投融资工作也在加紧展开。仅在该总会成立当天,即与工行、招行等6家金融机构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,授信总额达到1600多亿元。

  上述莆田系医院院长称,在莆田系当中,也不乏信誉较好、规模较大,且有专业能力和特色的医院。他认为,“在投资环境渐好,国家政策开放的情况下,一些医院想走比较正规的路子,百度打击也不会打击到这些医院”,这类医院反而可以借此波对峙,压低广告价格,“这些是‘假决裂’的”,这位院长说。

  上述莆田系医院院长表示,这几年来,百度竞价排名的价格越抬越高,对民营医院形成很大的成本压力,导致业者“基本都在为百度打工”。他还透露,“这些成本平摊到患者身上,从1000元到3000元不等。也就是说,在一名患者身上要赚1000元,才能不亏本,赚到1000元以上的部分,才是医院盈利”。而最近几年间,莆田系医院普遍亏损严重,“钱都在百度兜里。”

  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曾公开表示,“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,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。”根据百度2014年第四季度财报,该公司全年网络营销营收为人民币484.95亿元,占到总收入的98.8%。

  上述莆田系医院的院长还告诉财新记者,为抬高广告价格,百度的排名推广收费并非以公开竞价操作,而是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,“跟甲说,乙出了100万;又跟乙说,甲出了120万”,而莆田系内部家族则各自抱团,视彼此为竞争伙伴,甚至有些家族内部还有分派,“关系错综复杂,反而不互通消息,很容易就被宰了。”他还说,对于“低调又神秘”的莆田系,只有百度的广告部门,摸得清其内部的关系。

  这位院长还透露,百度竞价推广的“花样”越来越多。“现在说要按病种竞价排名,也就是说排名办法已经分到几十种了,每一种都可以单独收费。莆田系再也承担不了那么高的成本了。”在此背景下,越来越多的莆田系医院选择通过APP、专业网站、微信、微博、QQ等方式进行推广,“价格较低,转化率也不错,与百度决裂势在必行”。

  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对财新记者表示,莆田系医疗机构与百度之间“真决裂”与“假决裂”的可能性都存在,目前还看不清楚,“不仅要听其言,还要观其行。”庄一强认为,双方的激烈对抗,政府有重大责任。由于政府监管缺位,才导致虚假医疗信息泛滥成灾,政府应借此机会整顿民营医疗市场,鼓励优胜劣汰,维护良好的医疗秩序。(记者 李妍)

旭东电台医药讲师工作室【华诺医广传媒】0551-65674268   13013094130  微信号:zndy001 咨询业务 QQ:39479347 加为好友点击交谈 皖ICP备11004281号
Powered by OTCMS V2.92